????陆润和到家后,就迫不急待地进了自己的卧室,打开于盼盼送的锦袋,从里面拿出一个羊脂白玉雕成的玉坠,玉坠晶莹剔透,入手更是温暖如春,上面刻着一幅微型的山水画,那画真是活灵活现:一阵微风吹过,树叶随风而动,那小鸟儿在林间时而叽叽喳喳,时而东张西望,那潺潺的流水更是唱着欢快的歌儿在山间跳跃;看上去令人心旷人怡、精神振奋。

????“这么好的东西,也不知这小丫头从哪里弄来的,看来她对我也是有心的,不然就不会送这么好的东西了。”想到这里,陆润和心里美美的,好象六月天吃了冰镇的西瓜,想到小丫头说如果滴上一滴血较果更好,于是咬破自己的手指,挤了滴血到玉坠上。

????血滴到玉坠上,瞬间就被吸收了,不留一点痕迹,陆润和揉揉自己的眼睛:他以为自己的眼花了,那滴下来的血怎么就不见了这不科学,又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觉得那手指上的伤口还有轻微的疼痛,而那个玉坠好象跟他血肉相连,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上面的画也更加生动:“怎么会这样真是活见鬼了。”他想不明白,只是他相信于盼盼不会害他,于是把玉坠戴在脖子上就不管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杨冬梅就过来找于盼盼了。

????“盼盼,你很快就满十七岁了,也该考虑终身大事了,昨天你大姑跟我提了你的亲事,我也觉得你和你大表哥很相配,以后嫁到你大姑家也不会吃亏,就同意了这桩婚事,你做点准备,出了正月就和胡玉林订婚。”

????“你知道胡玉林是什么人吗就这样答应了这桩婚事”于盼觉得心里发寒,她妈为了钱就让她嫁给那样的混混。

????“是什么样的人谁没有年轻的时候他只不过有点爱玩而已,人家还是吃菜农粮的,配你这个村姑绰绰有余。”杨冬梅看到于盼盼不愿意,就不高兴了。

????“不管他吃什么粮,我都不会嫁给那个混混。”于盼盼坚定的说。

????“由不得你,父母之命,媒约之言,你不嫁也得嫁。”杨冬梅发狠地说。

????“现在是新社会,提昌婚姻自主,恋爱自由,你这是包办婚姻,是封建糟粕,是犯法的,你要是一意孤行,别怪我去告你。”于盼盼恶狠狠地说。

????“你、你真是个孽女,气死我了。”杨冬梅知道再说下去只能把事弄得更僵,大骂了于盼盼一顿就走了,心里却想着怎样才能让她听话。

????于盼盼知道她不会死心,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要她坚持不嫁,杨冬梅也不可捆着她进洞房,只要她不过来,她就过她的日子。

????悠闲的日子总是过得快的,眨眼就到了初五,过了破五,于大志夫妻两个就要回城了,她也就更悠闲了:不然杨冬梅总是找借口过来,不是来拿点米,就是来拿点柴,有事没事夸胡玉林是个好小伙,谁嫁给他谁享福;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那对镯子不能还给陆润和,她治好了他的腿,拿他一对镯子也不为过,还有就是把镯子交给她保管,于盼盼装着听不懂,就是不答理她。其实于盼盼也没想把那对镯子还回去了,比起这对镯子来,她的护身符值钱多了,镯子只是凡物,再值钱也是有价值的,而她的护身符则是仙家之物,是无价之宝,关健时候是可以救命的。

????这天,于盼盼想杨冬梅肯定会抓着最后的机会来这里拿玉镯的,只是没想到她带着杨平和杨安两个人来了,他们来的时候于盼盼正在晒谷坪里教两个弟弟练拳:这段时间三个知青都回家过年去了,知青点除了于小曼和于小泗偶尔过来玩,就没有别人来了,天气又好,每天都出太阳,于盼盼就在屋前的晒谷坪里教两兄弟。

????“你们在干什么呀”杨冬梅看他们三姐弟都穿着运动服在晒谷坪里打拳,很不高兴。

????“教他们点拳脚工夫,以后也能自保。”于盼盼冷冷地说。

????“你教他们这些我怎么不知道练武怪不得饭量大了那么多,原来是消耗太大了,以后不准练了,我没那么多饭给他们吃。”杨冬梅这些天在于盼盼这里受的气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借口。

????“他们这些日子都在我这里吃饭,放假以前,他们根本就没学,也没练,真是空口说白话。”于盼盼嗤笑了声。

????“反正以后不准练。”杨冬梅可不想两个儿子都练武,那样既费粮食又费衣服。

????“他们以后要进部队的,很可能要上战场,你就不想他们多些活命的本领”于盼盼冷冷地盯着她,仿佛要把她看透。

????“怕死就不要去当兵,练什么武家里哪有那么粮食给他们吃”杨冬梅不能让步,不然,杨宁和杨静下半年就要去城里上初中了,她拿什么给他们吃

????“大姑,练武好,我也跟他们练。”这时杨安跑了过来,他很早就想学武了,那样打起架来就不愁打不赢了,只是没有师傅教他,他只能在树林里随便比划比划。

????“你也想练武”杨冬梅看到杨安那双渴望的眼睛,心里不由得松动起来。

????“是,我很想学武,学了武,以后就不会受人欺辱了;进了部队也多些本钱,以后转干也容易多了。”杨安听别人说武功高强的人能优先转干,他也想进部队,当军官。

????“那好,于盼盼,以后杨安也跟你们学习,你要象教于波他们一样教杨安。”杨冬梅马上换了一幅嘴脸。

????“不能,我只能教于波和于涛,别的人谁都不能教。”于盼盼毫不留情地拒绝。

????“为什么他是你表弟。”杨冬梅怒了。

????“这套拳是陆团长教我的,是我特意为了于波和于涛学回来,也跟陆团长保证了只教于波和于涛,别的人都不教。”于盼盼淡淡地说,这套说词是事先和陆润和商量过的,就是为了应付今天这种局面,她不可能教杨家那些人任何东西,别说这杀人利器武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