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这天,于盼盼打发于波他们回大院过节,自己则应邀去于鑫家里吃了晚饭,回来后就去了后院,坐在葡萄架下,看着冉冉升起的月亮,忽然生起高歌一曲的想法,于是拿出一架古琴,点起一根檀香,盘坐在蒲团上,边弹边唱起了“明月几时有”: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陆润和跟团里的战友们一起过完节,就开着车往家里赶:想起他的盼盼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孤零零地看月亮,心里就痛,恨不得飞到她身边。

    听到从后院传来的优美的琴声和清脆的歌声,陆润和不由得一顿:没想到他的宝贝还有这才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学的琴。一点也不亚于他这个从小就学琴的人,不知还有多少惊喜等着他发现;他快步走到后院,看到于盼盼披着及肩的头发,盘坐在那弹唱,就象跌落凡间的仙子,陆润和站在那里痴痴地望着,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惊动了她。

    “你回来了。”于盼盼唱完一曲,回头一看,陆润和正深情地看着她,她站起来准备去给他泡杯茶。

    “盼盼,做我的女朋友吧。”陆润和把她抱在怀里,好象怕她就此消失了般,紧紧地抱着,直到她喘不过气来。

    “好。”于盼盼听到那如鼓的心跳,瞬间,她好象找到了这辈子的依靠,从此,她不会再漂泊无依,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盼盼,我的盼盼,你答应了,你答应了。”高兴到了极点的陆润和抱起她转起了圈。

    第二天,陆润和早早地过来跟于盼盼一起准备早餐:其实,也就是他们两个的早餐,他们也没做别的,就是一人一碗鸡蛋面,外加一碟麻辣豆腐,一碟酸辣洋姜。

    “真幸福,这就是家的味道。”吃完面,陆润和摸摸肚子。

    “你的幸福感真低,一碗面就满足了。”于盼盼笑着说。

    “不是吃什么的问题,还是和谁一起吃的问题,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就是喝水也是甜的。”

    “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油嘴滑舌的一面。”于盼盼边收桌子边嗔了他一眼。

    “这是我的心里话。”陆润和就要去厨房洗碗。

    “两只碗我洗就行了,你去做自己的事吧。”于盼盼抢过他手里的碗,今天是她轮休,准备在家做衣服,这些日子来,这条街上的好多人家都在她这里做衣服,她也就趁着休息时间尽量多做点,多赚点钱。

    “那我出去了,我会尽早回来的。”陆润和想起还没有送定情礼物,就急急忙忙地走了。

    陆润和走了后,于盼盼就进了空间,在木屋里找了个空的储物戒指出来:这是原来的主人留下的,金玉说是用来送礼和交易时用来装礼物和交易物品的,相当于现代的礼品盒或包装盒,这种小容量的储物物品小木屋里不少,柜子下面的抽屉里有满满的一屉子,各种样式的都有,里面空间的大小也不一样,于盼盼从中找了个不大不小的,里面有一百个立方的空间,滴血认主后戴在自己的中指上,又找了个五十个立方的准备给陆润和。

    两个小时后,陆润和回来了,那个高兴的样子就象捡了个宝:“盼盼,这是我送给你的定情礼物,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戴上。”陆润和拿出一个韭菜边的金戒指,戴在于盼盼的手指上。

    于盼盼心里一股暖流流过:这个时代可没有送礼物一说,更没在送首饰的,没想到陆润和一个看起来很硬的汉子还有这细心的一面,虽然这个戒指做工简单又有点粗糙,但这份心意却让人感动。

    于盼盼拿出从空间木屋里找出来的储物戒指,又拿出根绣花针在陆润和的手指扎了一针,挤出一滴血滴在那个储物戒指上,血吸收后就戴到他的无名指上:“从此,你就属于我了。这是个储物戒指,也是我们定情的信物,我知道你是个军人,不能戴这些东西,所以这个戒指是可以隐身的,只要你想隐身就会隐身,别人就看不到,还有只要你集中精力就能看到里面的空间和收入、拿出里面的东西。”

    陆润和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如此神奇的物品,于是他想着隐身,戒指果然就不见了,但他感觉还在手指上,他集中精力想戒指里面有什么,就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空间,里面什么也没有,他想把那杯茶收进去,那杯茶就从桌子上消失了,出现在那个空间里;他想着出来,那杯茶又出现在桌子上。

    “盼盼,你这是从哪里得来了”惊魂未定的陆润和问于盼盼,他实在想不明白一个小小的戒指里会有那么大的空间,这太不科学了。

    “这个是我在大龙山里得到的,那是第一次进入大龙山的深处,被只大老虎追赶,慌不择路跑进了一个山洞,当时为了逃命就使劲往里面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跑到了一个大厅里,里面有很多石制的家俱,只要能用到的都有,跑到那里,我实在跑不动了,就一屁股坐在石凳上,手就放在石桌上,石桌上看起、摸起来都很光滑,可是我的手指却被刮伤了,也不知道在哪里刮伤的,血流到了石桌上的一个古朴的戒指上,沾了血的戒指飞到了我手上,我仔细端详那个戒指,没想到那个戒指是个储物戒指,里面有本医书和两本武术书,还有护身符和储物戒指,送给你的护身符和这个储物戒指就是那里面的,这些东西的制作原理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是远古的修真者留下来的,说是只有有机缘的人才能得到。”于盼盼说的是她前世的经历,只不过地点也在神农架深处,然后又伸出手指让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储物戒指。

    “你是学了那里面医术和武功才有现在的成就的吧,以后不要再去冒险了。”陆润和抱着于盼盼,虎目垂泪:他的盼盼受了多少苦多少难,才熬到今天,他发誓,他以后再也不会让她受苦受累了。

    “你放心吧,现在的大龙山没什么地方能拦住我了。”于盼盼心想她现在也算是个强者了,如果连小小的大龙山都征服不了,她也无面说自己是先天强者了。

    “以后我陪你去。”陆润和知道不能阻止她进山,以后他陪着她好了。

    “好,以后有时间我们一起去探探大龙山。”陆润和的武力值也还可以,有她护航,应该可以自由进出大龙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