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孙一平三兄弟带着于盼盼和陆润和到院子里转了转:孙家的房子是个两进的四合院,共的二十几间房子,两老口带着三个孙子住在后院,前院住着他们的儿子两口子,客房也在前院,但给于盼盼准备的房间却在后院,也就是没把她当客人了,这让于盼盼心里更加敬重老两口了;后花园占地不小,只是除了一小片腊梅开得正好,别的花草树木都光秃秃的,就是池塘也被冰封了。

    临走时,孙教授拿给她一张存折和两张汇款单:“师父也不留你,陆老爷子常年一个人在家,肯定很寂寞,这些日子在家多陪陪老爷子,给他把身体调养好,以后开学了,随时来师父这里,房间给你备着,什么时候住都可以,这存折里的钱是买房子剩下的,稿费我还没来得及去领,既然你来了就自己去领。”

    最后拿出一串钥匙,说是她房子的钥匙,打发孙一平带他们去看房子就送客了,张教授拉着于盼盼的手想留她住一晚,被孙教授强行拉进了屋:“她给陆老爷子调养身体是大事,不能随意中断,盼盼以后就在b大读书,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

    孙一平对着于盼盼竖起了大姆指:“小姑姑,你就是牛,年纪轻轻就买得起这么好的房子,以后要是进山采药什么的,也算侄子一份。”孙一平是看过房子的,他爷爷奶奶还带着他们把房子打扫了一遍。

    “要不要姑姑给你留个房间”

    “那倒不用,你那里离家里不远,不过五分钟的路程,不好住到你那里去,不过要是的什么特殊情况,小姑姑可得收留我。”孙一平对她眨眨眼睛。

    于盼盼看到房子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两层半的别墅,一楼有大小两间客厅、两主两次四间卧室、餐厅、厨房、卫生间和储物间,二楼有两主四次六间卧室、两间书房、两个客厅和一个公共卫生间,三楼一半是阁楼,一半是天台,地下室分成三部分,酒窖、储藏室和健身室,整楼除了厨房和卫生间,都铺着木地板,并且有八成新,应该是前两年新换的,另外就是所有的卧室都带卫生间,所有的房间都带着家俱。

    前院是大片草坪,临街除了钢铁的大门就是一排工作人员住的平房,有六间之多,是后来加盖的;后院是个大花园,虽然除了几株梅花树、几株桂花树和几株海棠树,别的都枯萎了,池塘也只剩下冰面,但于盼盼很喜欢,因为面积够大,她可以在这里种药、种菜、种果树,最让人欣喜的是还有个玻璃花房,虽然里面空空如也,但保存得很好。

    “这院子占地面积真大,真是浪费。”陆润和感叹道。

    “这房子是给外国专家住的,不然这些年不知会在里面盖多少房子。”孙一平说,他见过分给百姓住的院子,里面都满满当当地塔建着各种大小不一的建筑。

    “是呀,外国人就是尊贵。”于盼盼是见过后世的人的崇洋媚外的,好象只要沾个“洋”字,身价就会提高一大节,不然也不会有一等洋人二等官之说了。

    “小姑姑,两个客厅都有壁炉,看来你得多准备些柴火了,特冷的时候我们就都住到你这里来。”孙一平笑着说,这帝都的冬天还真是冷,这让从小生活在南方的他们很不适应。

    “以后就到这里来过冬吧,等过些日子,我们一起去山上砍柴,备着冬天烤火用。”

    “这个提议很好,小姑父,你不会的意见吧。”

    “不会,有你们陪着,我更放心。”陆润和心想,有了他们家里就热闹了,他不用担心盼盼一个人在家里太寂寞了,不然,盼盼一个人住着这么大的房子,他都觉得空得慌。

    看时间差不多了,于盼盼、陆润和跟孙一平告别:他们得回去准备晚饭,昨天晚上何嫂就罢工了,今天的晚饭她倒不至于不做,但怕她敷衍了事,做些老爷子不喜欢的食物。

    坐到车里,于盼盼从空间里拿出十斤桔子、五斤香榧、两只鸡、一篮子鸡蛋和一坛子药酒,加上孙家的回礼,两个人带着大包小包地开车回去了。

    “我们把一楼留给爷爷,不冷不热的时候让他过去住段时间,就是上班太远了,不然他住到这边去就没有这么寂寞了。”于盼盼想着老爷子一个人住,心里就不忍。

    “以后,你就多回家陪陪他。”陆润和心里也遗憾,可是没办法,只得辛苦盼盼两头跑,幸好爷爷喜欢她,盼盼也喜欢爷爷,不然他会更加难过。

    “你放心,我会尽力抽时间回去的。”老爷子就他们两个亲人,亲孙子又在外地,她不去又有谁去陪伴他

    于盼盼他们回到陆家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回来,还来了个蹭饭的客人:老爷子的小徒弟,陆润和他们的五弟齐明飞,今年才二十岁。

    “五弟来了,这是你三嫂,于盼盼,这是五弟齐明飞。”陆润和给他们介绍道。

    齐明飞的父亲曾经是老爷子的警卫,负伤后转业到兵工厂工作,现在是某兵工厂的厂长,齐明飞是家里最小了孩子,三年前,为了守护爱情,他坚持陪着他的青梅竹马下了乡,可是他的小青梅下乡后凭着深沉的心计、不俗的谈吐和漂亮的长相,很快就勾上当地县长的公子,跳出了农门,对齐明飞打击巨大,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毕竟长时间受军事化训练,加上各位长辈敲打和兄姐的安慰,终于走出了阴影,得到恢复高考的消息后,他努力学习,考上q大的法律系。

    “三嫂好,谢谢三嫂治好了三哥的腿。”齐明飞站起来恭敬地朝于盼盼弯腰行礼。

    “五弟好,这是我应该做的。”于盼盼吓了一跳,没想到齐明飞来这么一处,赶紧避开来“我比你年纪小,以后我们之间就相互叫名字吧。”

    “你叫我的名字,但我还是叫你三嫂。”齐明飞也觉得被个小女孩叫弟弟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