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盼盼不知道寝室里的人正在讨论她,跟着孙一平急急地到了孙家,孙家父子、婆媳四个正坐在堂屋里说话。

    “师父、师母我来了,大师兄,你好,你越来越年轻了,这位是嫂子吧。”于盼盼看到孙家维比两年前到于家坪时气色和精神都好了很多。

    “我们的盼盼长高了,也更漂亮了,这位是你的大嫂伍爱华。”孙家维笑着说。

    “盼盼妹妹好。”伍爱华亲切地拉着她的手,“这真是双巧手,给那三个臭小子的毛线衣我都看见了,真不错。”

    “嫂子缪赞了,三个侄子不嫌弃就好。”于盼盼笑着说,她看得出这个嫂子是个大方爽利的,跟师母相处得很好,就是手工有点差。

    “盼盼,你师兄、嫂子都是学医的,以后多跟他们探讨,你们两个也是,别看盼盼年纪小,但她的医术不比我差,有些方面还胜我几分。”孙教授对三个人说。

    三个人都点头称是,虽然中西医属两个不同的领域,但总有相通之处,能够取长补短总是好的,况且于盼盼前世就是走的中西结合的路子,她对西医也是有一定研究的。

    因为晚上要开班会,于盼盼在孙家吃过饭拿着师父要她翻译的医书就回了学校。

    她到教室的时候,班里的人都已经来得差不多了,班里的人并不多,听消息灵通的人说全班三十个人,一十二个女生,一十八个男生。

    “班里的男生跟我去搬书,女生先在教室里等着。”就在于盼盼四处打量的时候,辅导员进来喊人了,随着喊声,男生就呼啦啦地跟着辅导员走了。

    很快,一摞摞的书本被搬来了,发到了同学手中,看到手中斩新的书本,闻着墨香,同学们都激动不已,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翻看着,生怕把书本弄脏了、弄折了角。

    “同学们,仔细的翻翻书本,看看有没有问题,如果有问题,赶紧拿上来换。”辅导员看着下面激动不已的学生们,拍拍手说。

    过了一会,没有人需要换书,辅导员又开始说:“今天我们大家初次见面,首先,我祝贺大家考上大学,也欢迎大家加入b大中文系这个大家庭,希望我们大家在未来的四年里认真学习,取得优异的成绩,我是你们的辅导员,姓陈,同学们以后有什么问都可以来找我,大家刚刚报到,相互之间还不了解,我们从第一排开始按顺序做下自我介绍。”

    然后是选班干部,大家凭着自我介绍和第一印象,选出了班长、学习委员为首的班委。

    “班干选好了,你们几个不要辜负同学们的信任和期望,配合老师管好班级,另外,通知大家一个消息,两天后,学校准备给大家进行一次摸底考试,看看大家的知识水平到底怎么样,让老师们上课的时候心里有数,考试科目跟高考一样,大家有时间看看书。”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愣了:怎么还要考试于盼盼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高考的试题太简单了,大多是初中的知识,摸底考试应该以高中知识为主,测出大家的真实水平,给老师们以后上课提供参考。

    为了迎接摸底考试,室友们回到寝室就找出带来的高中课本加紧复习,大家都拍着胸膛说幸亏把高中的课本带来了,要是考得太差还不得丢死人于盼盼没有高中课本,那摸底考试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上辈子她是经过精英培训的,区区高中知识还真不在话下。

    看到大家准备挑灯夜读,于盼盼趁着还没熄灯去抓紧时间去洗漱,然后预习了下古代汉语和古代文学,就开始翻译从师父那里拿来的医书:既可以熟悉医学知识,又可以赚稿费,这样的工作她最喜欢了。

    “盼盼,你在翻译书本”林琳把高二的数学知识点复习了一下,抬起头来看到于盼盼正快速地翻译着一本英文书籍,很是惊讶,她自认为学习还是可以的:在学校时名列前矛,出了校门也没放下书本,所以也不会为摸底考试着急,没想到于盼盼的英文水平这么高,都能独自翻译书本了,并且速度很快,没有丝毫停顿。

    “嗯,我师父的翻译工作比较重,我给他分担一些。”于盼盼头也没抬地说。

    “你真了不起。”林琳羡慕地说。

    “这有什么我师父曾经留学欧洲,精通四国语言,回国后又学了俄语和越国语,那才是真的了不起。”于盼盼心想她前世经常以同声翻译的身份跟在国家领导人身边作保镖,不精通几种语言怎么行,为了学习各种语言,她是花了大力气的,很长一段时间每天只能休息两三个小时。

    “你师父把这些外语都教给了你”林琳以为孙教授只是个中医,没想到还出过国。

    “都学了点,遇到我师父是我的幸运。”于盼盼点头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