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盼盼一个一个推位地逛过去,不动声色地买下了这三件物品,陆润和也给她买了件近代的金簪,做工不怎么样,当金子买的。

????于盼盼把剑放在车里,另外两样则放进空间里,两个人去开着车去了孙家,去与师父及各位师兄团聚。

????当于盼盼和陆润和提着礼物进门的时外候,各位位师兄与嫂子们都到了,大家都笑着说他们来迟了,等下吃饭的时候得罚他们三杯酒。

????于盼盼和陆润和诚心诚意给他们道歉,表示以后不敢迟到了,大家才放了他们一马。

????“你们是去送你爸爸他们了吧。”孙教授知道于大志他们今天走。

????“是,把他们送上车后,又到旧货市场转了一下,耽误了点时间,才来晚了。”于盼盼解释说。

????“掏到什么没有”于鑫走过来问。

????“买了把东汉时期的青铜剑。”于盼盼把拿在手里的剑交给孙教授,“师父和各位师兄看看是不是真品。”

????孙教授看到朴实无华的剑鞘上带着点点铜绿,就毫不犹豫的抽出了剑:剑长三尺,厚而重,剑的一面铸有龙纹,另一面铸有云纹,发出淡淡的毫光,无一不显示它的尊贵和大气。

????“好剑”孙教授把剑递给旁边的于鑫,“你们都看看,这才是真正的宝剑,盼盼,是给你爷爷买的吧,我记得陆老爷子喜欢收藏宝剑。”

????“是,这是我准备送给爷爷的礼物。”陆老爷子喜欢宝剑,他的朋友都知道,没想到她师父也知道;而她师父喜欢古籍善本,对为些利器不是很感兴趣。

????“盼盼,这东西以后是不是很值钱”于鑫看过宝剑后,问于盼盼。

????“在喜欢的人眼里它价值千金,在不喜欢的人眼里它一文不值。”于盼盼点点头说。

????“你呀,真是钻到钱眼里去了,离盼盼远点,别把她也带坏了。”孙教授瞪了他一眼。

????于鑫无奈的耸耸肩,他很想说是于盼盼带坏了他,本来他是个单纯的五好青年,跟于盼盼混在一起后才发现钱的好处,才寻找机会赚钱。

????“别看了,准备吃饭了。”这时,师母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于盼盼收好宝剑,去帮忙摆碗筷:几位嫂子都在厨房帮忙,因为于盼盼今天算是回门,是娇客,大家都不让她进厨房,她只好跟师父和师兄们聊天。

????大家热热闹闹地吃完饭,又聚在一起聊家长里短,大家以后的发展等等,直到八点多钟了,于盼盼和陆润和才告辞回家。

????回到家里,老爷子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于盼盼拿着宝剑献宝似的走到他身边“爷爷,你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好东西”

????“剑你们在哪里买的”老爷子从于盼盼手里抢过宝剑,站起来就抽出宝剑。“好剑东汉时期皇室人员人佩带的宝剑,你们真是捡到宝了。”

????“这是我们在旧货市场买的,知道爷爷喜欢。”于盼盼得意地说,还真是碰巧了,她正想给老爷子送点什么,这剑就出现了。

????“谢谢盼盼,这剑爷爷就收下了。”老爷子笑哈哈地收好的剑,珍而重之地把它收到了自己的收藏室:那里面收藏的都是他喜欢的各种冷兵器。

????老爷子回房后,陆润和就拉着于盼盼上楼了,想着过一天就要走了,心里就慌慌的,陆润和抱着她坐在沙发上:“盼盼,后天我就要走了,你在家里要好好的。”

????“你们是马上就下去选兵还是等基地建好后才下去”于盼盼也不想跟他分开,他们新部队的驻地距离帝都只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也属于帝都市,只是在偏远的山区,她想,要是他在驻地,节假日她就可以去看他。

????“我报到后去要下去了,基地已经基本上建好了,就留着政委守在基地做收尾工作,我和几个付职都会下去。”陆润和知道她的意思,所以他报到后就会申请住房,虽然盼盼暂时不会随军,但她放假的时候肯定会去看他的。

????“这次下去要多久”于盼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西南边境的战事一触即发,她也希望他们能训练出一支战斗力强悍的队伍,上战场的时候也能减少伤亡。

????“最多两个月,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完成部队的组建,争取更多的时间训练。”陆润和吻了吻她,“我们休息吧。”

????于盼盼洗漱后在卫生间换上睡衣,出来时陆润和已经光着膀子躺在了床上:“你的速度怎么那么快”

????“不是我太快,而是你太慢了。”陆润和把她搂在了怀里。

????早上醒来是已是六点多,于盼盼锤了旁边的陆润和两拳:昨天晚上他太疯狂了,知道她体内的真气可以疗伤后,他就无所顾忌,为所欲为了,累得她睡过去了才放手:“这样疯狂,你也不怕精尽人亡。”

????“明天我就要走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就不能让我尽兴”陆润和抓住她的手,笑着吻了吻她的唇,“老婆,你太美好了,我恨不得把你揉进身体里,一刻都不分离。”

????“我也不想和你分开,只是你有你的责任,我有我的义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长相撕守。”于盼盼反手搂着他,别人还有婚假呢,到了他们这里,结婚三天就得分离,也太考验人的意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