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盼盼那个死丫头怎么就不能帮帮我们她的夫家那么有钱,拿出点来又没什么损失。”何老二抱着头蹲到地上。

????“别人再的钱那也是别人的,你们自家的亲戚都不管你们,别人为何要管你们,而且你们要钱要得那么理直气壮,好象是她欠你们的一样。”

????“她就是欠我们的,她表姐要嫁到我们家,她必须给我老婆治好病,这是她欠她表姐的。”何老二象抓住了根救命稻草。

????“于盼盼欠了那个杨平什么还是于盼盼是杨平养大的,有养育之恩”教导主任好奇地问。

????“于盼盼是杨平的大姑生的,当然欠着杨家的。”何老二觉得他有理,他还得去找于盼盼。

????“她是她妈妈生的,跟她的表姐有什么关系难道就因为她是她妈妈生的,就得还外家的债那谁又不是自己的妈妈生的呢”教导主任被他的逻辑气笑了,“你们走吧,不要再来这里了,最好也不要去找于盼盼了,不然她会真的把你们送到公安局去的。”

????“我们走吧。”女人知道找学校没用了,只能想别的办法,不然只能坐火车回去了。

????放学后,于盼盼坐公交车回大院自从给几位老爷子的针灸做完后,她就回绝了警卫团的接送,在校门口没有看到何老二他们,不知是走了还是怕陆润和不敢在门口等,不管哪种情况,对她都是好事:她实在不想跟这些人纠缠。

????“爷爷,我回来了;江爷爷,您也在呵。”于盼盼没想到这个时候江老爷子会在他们家,于盼盼看到老爷子的脸色不怎么好,就放下背上的包,走到老爷子身边,“爷爷,您哪里不舒服”

????“没事。”老爷子对他温和地笑笑,转过头对江老爷子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她既然敢做犯法的事,就要有承担的准备,我不会干扰司法公正,只要求法院按律判决;但也决不会放过伤害我的家人的人。”

????“海洋还是个孩子,你们就不能放她一马何嫂在你家工作了十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就不能看在她的面上原谅海洋一次况且于盼盼又没有受到伤害。”江老爷子强忍着怒火好声好气地说。

????“我们家盼盼没有受伤是她有本事,她要是个平常的女孩子,就被那个恶妇毁了;不管谁做出那么恶毒的事,就得受到法律的严惩,何嫂在这里工作,国家付了她工资,我家也没亏待过她,不是她做恶的基础,更不是为恶人脱罪的理由。”老爷子心想敢朝我孙女沷硫酸,不整死她算我陆清没本事。

????“于盼盼,你也这样认为”江老爷子瞪着于盼盼,好象只要她说声是就要把她吃了一样。

????“我都听爷爷的。”于盼盼淡淡地说,她对江老爷子没有半分好感,现在她更能肯定硫酸事件跟江家有关了,只是不知道牵扯有多深。

????“你走吧,这事谁来说都没用,我绝不允许欺辱我家人的人逍遥法外,更不用说去替她说情了。”老爷子端起茶几上的茶喝了一口。

????江老爷子看到老爷子态度强硬,于盼盼又一副万事都听老爷子的乖巧模样,知道再说下去也没有用,只得回家另想办法,只是临走时看于盼盼的眼神让人实在是渗得慌,于盼盼故意往老爷子背躲了躲。

????“你这个老不死的,真是出息了,用那种眼神来吓唬我的孙女,就不怕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当泡踩”老爷子以为她真的被吓到了,气得他对对江老爷子大声喝斥。

????江老爷子气急败坏地走了:他恨家里的女人不消停,有事没事去惹于盼盼,做事又漏洞百出;又恨陆老爷子不给他面子,他知道陆老爷子是个护短的人,当年陆润和出事他差点把刘珍掐死,但是这次于盼盼没受到半点伤害,他们又相交多年,曾经还是儿女亲家,却这样对他,真是让他不能接受。

????“爷爷,我们不气,我们不能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于盼盼轻声软语地安慰老爷子,她也没想到江老爷子会亲自出面给海洋说情。

????“爷爷不气,只是没想到那个老头子变得这么糊涂了,心里有点失望而已。”老爷子叹了口气,心想真是近墨者黑,江老头被刘老婆子染黑了。

????“爷爷,我周六给你做手术把弹片取出来好不好”老爷子的身体已经调养好了,本来早就可以做手术了,只是为了给他们准备婚礼,生生地延迟了。

????“行,我明天就报上去,周五住到军总医院去。”老爷子也想早点把身上的弹片取出来,只是这些日子腾不出时间来,再过段时间又要下去了,周六正合适。

????“我周六给您做手术,为了方便我照顾您,在医院里住三四天就搬到学校那边的别墅去住一段时间,那边有胡桔子做家务事,您把小王和小李带过去,另外还带几个警卫您自己看着安排,那边的房子很大,我还门口留了间房子给警卫住,所以不要担心住不下,这边家里的事就交给明月,让她每天过来打扫一下卫生,给后院里的植物浇点水就行。”于盼盼把自己的安排说给老爷子听。

????“这样安排很好,至于带多少警卫,就听警卫团的安排。”老爷子觉得于盼盼的安排很好,住到那边去能让她放心,她也不要辛辛苦苦地来回跑。

????“我明天就让胡姐打扫房间,这几天我会把那边都安排好,您只要带换洗的衣服去就行了。”于盼盼很高兴老爷子能理解她,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她的安排。

????第二天早上,于盼盼早早地去了别墅:今天她要请学校里的几个朋友在家里吃饭,她得安排好,把菜都拿出来,让胡桔子洗好、切好,并做好两道费时间的菜,安排好一切之后,又不想在校门口看到何老二,就早早地去了学校。

????她到寝室时,大家才纷纷起床,林琳看到她来得这么早:“盼盼,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别的事,就是昨天中午跟你们说的那事,早上过去安排了一下,所以就来得早了点。”于盼盼把包放到自己的床上,自己也爬上床,拿了本书坐在床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