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惹麻烦却不代表麻烦不来找她。

????周日,于盼盼给几位老爷子检查完身体后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看书,江润林、江润岩和刘珍的侄子刘猛闯了进来。

????于盼盼知道他们闯进来肯定没好事,就从空间把采访机拿了出来,打开后放到报纸下面:“你们闯进我家的什么事”

????“我们不是亲戚吗三个哥哥就是来看看弟妹你。”刘猛狞笑着说。

????“现在看到了,你们可以走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不方便招待各位。”于盼盼冷冷地说。

????“就是因为只有你一个人我们才来的,不然就不好玩了。”江润岩双眼放着绿光。

????“大哥,你先上,然后让我们也尝尝陆润和的女人是什么滋味。”刘猛就要去抓于盼盼的手。

????“这光天化日之下,就入室行这禽兽之事,你们就不怕被拉出去打靶”于盼盼躲开刘猛的手,厉声问道。

????“又没有谁看到,就是有人看到了,只要说是你约我们来的就是了,是你勾引我们,到时候被千夫所指的是你,我们只不过是少年风流而已,至于你这个淫妇,死都不能洗去身上的污点。”江润林阴测测地说。

????“我只知道现在是新社会,只有流氓罪,可没有什么少年风流一说。”于盼盼冷笑着站了起来,“我原来还以为江家只是女人毒辣了点,没想到男人也这么龌龊,还真是小看你们了。”

????“先把她制服了再说,她可是个练家子。”江润林对两个弟弟说。

????听到他的话,江润岩和刘猛就配合着江润林一起扑向于盼盼。于盼盼轻轻跃过茶几,同时也避开了三人的第一扑,她心想这真三个是蠢货,知道她是个练家子还来硬的;其实她错怪他们,他们认为她是跟陆润和学了点皮毛,哪里料到她的武力值那么高不然,打死他们都不会来找她的麻烦。

????江润林他们没想到于盼盼能轻而易举的逃出他们的包围圈,他们三个从小到大都是联合作战的,配合得相当默契,很快,又把于盼盼围在了中间。

????这次,于盼盼也下了狠手,不,是狠脚:他们既然怀着龌龊的心思来,她也没必要脚下留情,于是三脚下去,三条腿齐齐折断,为了公平起见,每人断他们一条腿,然后提着他们的衣服丢到门外,拍拍手后去打了个电话给叶子柏,把事情跟他说了一遍。

????叶子柏和龙泗很快就开着车来了,这时,江家还不知道江润林他们出了事,三个人还躺在陆家门口,看到叶子柏来就骂骂咧咧的,惹得于盼盼又去踢了几脚,远远的看到巡逻的警卫来了才跟叶子柏他们一起回屋。

????听了录音,叶子柏气得直冒青筋,一掌拍在茶几上,差点把茶几拍散架。

????“二哥,你说这事该怎么办”于盼盼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事,要是别人,她毫不犹豫地报警了,可是这中间有两个是陆润和的堂兄。

????叶子柏也低头沉思:这事轻不得,轻了他们会更加得寸进尺;重了,就会彻底得罪江家,以后三弟两口子就更不好过了。

????“于盼盼,你的胆子肥了吧好好的就打断了润林他们的腿。”这时,江老爷子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伸手就要来打于盼盼。

????“江爷爷,您别急着打人,先来听听这段录音,看看你们江家出了怎样的人渣,才决定是否打盼盼。”叶子柏拉住江老爷子的手,冷冷地说。

????“那我就听听,看润林他们犯了怎样的滔天大罪,让你这个做弟妹的断他们的腿。”江老爷子气呼呼地说。

????“不说滔天大罪,但犯的事可不小,够得上拉出去打靶了。”叶子柏冷冷地说。

????听完录音,江老爷子头上直冒冷汗:幸好陆老头和陆润和都出差了,不然这三个人不死也得脱层皮:“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他们三个”

????“你说,什么能抵得上他们三个的命”于盼盼看了看叶子柏,叶子析轻轻地点了点头,也觉得私下里解决更好。

????“你不要太过分了”江老爷子没想到她会狮子大开口。

????“我差点被他们毁了,还想我轻松地放过他们我受到了惊吓,又受到了他们的言语污辱,两万块钱补偿我的精神损失,还有把我妈的嫁妆还回来。”于盼盼冷漠地说,“你们江家用两万块钱买三条人命,太便宜了,只不过他们太渣,也只值这么多。”

????“他们是你的堂哥和表哥,你还打断了他们的腿,受到了惩罚,你就不能放过他们一次,一定要往死里逼我们”江老爷子被她的话气得三尸神爆跳。

????“堂哥和表哥就可以欺辱弟妹莫非这是你们江家的家教不管你们江家是怎么想的,我的条件就是这样,要么出钱,要么把他们送进局子。”于盼盼被他气笑了,他们都做出了这样的丑事,她还得放过他们那忌不是她太好欺辱了

????“我们家确实没有这么多的钱。”江老爷子也知道自家理亏,但他也不想把家里的存款全部拿给于盼盼。

????“不是还有刘家吗你们两家对半分就是了,这是我看在江爸爸的份上,不然就是给再多的钱我也不会放过他们;我妈的嫁妆还在吧,没了的赶紧补上。”于盼盼这次是绝不会让他们轻松过关的,不淘空他们的家底决不放手。

????“我回去跟他们商量商量再说。”江老爷子垂头丧气地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