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盼,不要担心,我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交通工具是你给我的摩托车,早就收进了戒指里,没有交通工具,那么短的时间我怎么也到不了帝都。”回房后,陆润就抱着于盼盼安慰她。

????“我相信。”于盼盼相信他的反侦察能力,要是连这点事都搞不掂,他早就死过无数次了,“去洗澡吧,好早点休息。”

????“一起吧。”陆润和把顺势她也拖了进去,低头吻住她那如花般的粉唇,“宝贝,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于盼盼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很快,两个人就忘情地吻到了一起,不知不觉间,两个人都脱了个精光,两个身体纠缠到了一起,浴室里的温度骤然升高了,他们在浴室里胡闹了一个多小时,于盼盼连腿都打颤了。

????陆润和给她擦干身上的水珠,用浴巾包着她把她抱到床上,再拿出吹风给她吹头发。

????于盼盼看着陆润和几乎完美的身材,想到在浴室里发生的一切,脸红得象块红布,恨不得躲到被子里装驼鸟,可惜这是夏天,床上只有一床薄薄的毛巾被:虽然结婚的时间不短了,但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她从没想过陆润和会如此荒唐。

????“宝贝害羞了”陆润和看到她那幅娇羞的样子,心情特别好,低头就吻了吻她的唇,“我们是夫妻,应该坦诚相见。”

????“真是个大流氓。”于盼盼一记粉拳锤在他的肩上。

????“只对你流氓。”陆润和收好吹风机,躺到床上,把于盼盼搂在怀里,另一只手则抚上了她的胸。

????一夜放纵,第二天,于盼盼又起晚了,听说卫生间里哗哗的水声,她知道陆润和已经晨练完回来了,心里长叹一声,就赶紧的起床洗漱,不然连早饭都赶不上了。

????“润和,吃了饭陪盼盼出去走走,她来帝都半年了,还没出去逛过街。”老爷子坐到餐桌前端起碗喝粥。

????“我不是很喜欢逛街。”于盼盼好静,没事喜欢宅在家里。

????“去吧,我也好久没上过街了,还不出去走走以后都不认识路了。”陆润和想也该好好陪陪她了。

????“不要急着回来,中午带盼盼去外面偿偿老莫的西餐。”

????“爷爷跟我们一起去”

????“不了,等下我要去找老龙下棋。”老爷子心想我才不去当电灯泡。

????吃过早饭,陆润和从储物间把自行车推了出来,擦干净后就在后架上绑了个垫子,他骑着车带着于盼盼去逛街了。

????“我们去逛逛帝都的胡同吧,那才是帝都的特色。”坐在后架上,于盼盼搂着陆润和的腰。

????“尊命。”陆润和骑着车带着她去了南锣鼓巷:南锣鼓巷是一条很古老的街道,街道不宽,但有厚重的历史气息,说听始于建元朝,东西各有八条对称的胡同,在后世是帝都重点保护的四合院街道,于盼盼给自己和于波他们买的四合院就分别在西侧的福详胡同和雨儿胡同。

????因为是休息日,胡同里来往的人虽然不多,但各家都开着,成群结队的小孩子在街上嘻戏着、打闹着,热闹而又温馨。

????陆润和推着车,于盼盼打着伞,两个默默地走着,观看着历史留下的痕迹,感受着这特别而又平凡的气氛,用相机拍下一幅极具时代特色的照片。

????“盼盼,去哪里吃饭”眼看快十二点,天气也热了起来。

????“你喜不喜欢吃西餐”

????“我吃什么都无所谓,你喜欢吃什么我们就去吃什么。”陆润和真心不喜欢西餐,但他想带于盼盼去见识见识。

????“那我们去吃烤鸭。”相对于西餐,于盼盼更喜欢中餐。

????“好,我们去吃烤鸭。”陆润和见于盼盼不喜欢西餐也不勉强,就是被人说没见识又如何,他陆润和的夫人只要活得自在就行。

????他们走进一家烤鸭店,找了个靠窗子的位置坐了,点了只烤鸭和两个蔬菜。

????“其实你也不喜欢西餐,是不是”等菜的间隙,于盼盼笑着问陆润和,“你要是喜欢,我也可以做给你吃,保证比你吃过的都好吃。”

????“我是不怎么喜欢吃西餐,但盼盼做的我肯定喜欢。”陆润和想起她那储物戒指里各种先进的东西,她了解西餐,并且会做西餐并不是件稀奇的事。

????“陆大哥,你在这里吃饭”这时,店里进来了三四个身穿军装的女孩,其中一个看到陆润和后满眼都是惊喜。

????“嗯,你和战友一起来吃饭”陆润和朝她们点点头,“那去找个位子坐下吧。”

????“这位是你妹妹”女孩并没有跟她的战友一起离开,反而凑了过来。

????“这是我的夫人于盼盼,这位是邢付团长的女儿小邢,在文工团工作。”陆润和介绍说。

????“陆夫人好。”邢美丽听说这个漂亮、优雅的女子就是陆润和的夫人,心掉到了谷底,脸上的笑容也维持不住了:上个星期回家见到了传说中的战神陆润和,他那挺拔身材、英俊的五官,迷人的嗓音,瞬间就征服了她,从此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陆润和,虽然听说他结婚了,但他的夫人只是个出身农村的大学生,还懂点医术,但她相信凭着她傲人的身材,漂亮的长相不怕抢不过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村姑。

????“邢小姐好。”于盼盼微笑着朝她点点头,对她的变脸毫不在意,她知道这又是一个被陆润和迷住了的女人,但只要她知难而退,不来纠缠陆润和,破坏他们的夫妻感情,她就不会计较,如果她要迎难而上,一定要插足在他们之间,就别怪她辣手摧花。

????邢美丽强笑着跟他们告辞后就去跟她的战友会合了。

????“美丽,这个就是军中战神陆润和”战友a问道,这几天她没少从刑美丽口中听到陆润和好话,她知道,邢美丽是把陆润和放在心里了,只是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看得上她。

????“嗯。”邢美丽兴致缺缺地点了点头。

????“他对面那个女孩是谁长得满漂亮的。”战友b不知道她为什么一下就蔫了,她一进门就看到了那个女孩,比她们文工团的台柱子都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