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三嫂,听说你肚子里有两个宝宝,是不是真了”他们到的时候,华市长带着华忆和女儿华珏已经等在那儿了:他们夫妻生了两儿两女,大儿子和大女儿都结婚成家了,没跟他们住在一起,华珏是最小的孩子,是个天真、活泼的女孩子,跟着华忆去陆家玩过几次,跟于盼盼很说得来。

????“是两个,两个都是男孩子,我这辈子可能没有女儿了。于盼盼抚着肚子遗憾地说。

????“你怎么知道都是儿子”华珏睁着大眼睛问,孩子都没生出来,她怎么会知道

????“你不知道我是中医吗这么大了都看不出来怎么行”于盼盼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儿子也有贴心的小棉袄。”华夫人安慰她说,国家已经开始进行计划生育了,以陆润和的身份,他们不可能再生第三胎了。

????“华叔,我想带些资料回去译,没关系吧”于盼盼知道自己的预产期还有两个月左右,但双胞胎容易早产,她想早点做完她该做的事,不然,到时候头痛的就是华市长了。

????“那些资料你都可以带回去了,只要不给别人看就行,但你也不要太拚了,不然,陆叔会找我麻烦的。”华市长笑着说,他知道于盼盼的意思,为她的工作态度感到高兴。

????“三嫂,别太拚了,能做多少做多少,英语资料可以分点给我。”华忆劝她说。

????“华忆说的没错,有事找他们,你的主要任务是那些德语资料,可能是德语比较难学,又是小语种,懂的人更少。”华市长真心不想她太累,于公于私他都不能委屈她。

????“我明白了,我会把主要精力放到到德语和法语上的。”于盼盼点点头,她不能坐太久,要是能用电脑就好了,速度会快几倍,但这只能想想而已。

????吃过饭,林莉又送她回办公室,再三叮嘱她有事给她打电话才回自己的办公室。

????中午华夫人亲自来请她吃饭,下午上班的时候,众人看她的眼神就不一样了,除了羡慕、嫉妒还有很多别的情绪,但她什么都没管,低头做自己的事。

????“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原来是关系户。”何梅在她身边走过时鄙夷地说,声音虽然小,但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听到了。

????“我有关系,也是另一种能力,你是羡慕不来的。”于盼盼冷冷地说,手悄悄地朝她甩了甩:不是她小心眼,这人实在是太讨厌了,她跟她没有任何利益之争,却一次又一次地找她的麻烦,为此,还不惜抹黑自己的母校,不让她吃点苦头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下班的时候,林莉又过来了:“三嫂,我送你下去。”

????“莉莉,别这样紧张,我自己可以的。”于盼盼不想给别人带来太多的麻烦,她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不然她就不会坚持来上班了。

????“今天送你下去,以后没事我就不上来了,就在楼下等你。”林莉无奈地点点头。

????“于盼盼,你坐公交车吗我坐一路车,要不要一起”张爱飞走了过来。

????“不用,谢谢,明天见。”于盼盼微笑着跟她挥了挥手。

????林莉陪她走到大门口,小王已经等在那里了。

????“盼盼,上班的感觉怎么样适应吗听说机关的工作人员心眼特多,你要小心点。”回去的途中,平是寡言少语的小王说了一长串的话。

????“小王哥,机关的工作人员没人军人直爽,但我还应付得过来,我又不打算在那里长待,不用刻意去结交谁,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行了,加上有华叔叔罩着,没人敢欺负我。”

????“能应付就好。”小王想想也是,以于盼盼对华家的恩情,华市长怎么着也不能让她在自己的地盘上受委屈。

????走在她后面的人看到她上了小桥车,惊讶的同时又有几分羡慕:“这于盼盼家里是做什么的竟然还有小车接送”

????“她的男人是个军人,婆家好象有点权力,不然也不会这么早就嫁人了。”何梅看着远去的小桥车,心里五味杂陈:她土生土长的帝都人,爸爸又是纺织厂的干部,怎么就比不上一个农村来的土包子自己很快就要满二十五岁了,在很多人眼里是老姑娘了,可是梦中的白马王子却迟迟没有出现,而于盼盼,不仅男人对她好,婆家也是她当家,前年生了个儿子,马上又要生二胎了,学习也是本专业的第一,就是第二专业也是名列前茅,真是什么都没耽误,是人生的大赢家。

????大家默默地点点头:有小车接送的不是官三代就是军三代,肯定不是平民百姓,看来以后对她要客气点,至少不要得罪她。

????于盼盼回到家里,老爷子放下手中的报纸:“盼盼,怎么样第一天上班跟上学比感觉不一样吧。”

????“当然不一样,上学,我是个学生,是去学东西的,而上班,则是去做事的。”对老爷子的话,于盼盼很无语,“您就不怕我在外面受人欺负”

????“在华小二的地盘上要是有人敢欺负你,我就去掀了他的办公桌。”老爷子瞪着双眼说。

????“噗。”听到老爷子叫堂堂的市长大人为小二,于盼盼忍不住笑喷了。

????于盼盼怀孕后比较嗜睡,不到九点就被老爷子赶上楼了:“明天还要上班,早点上去休息。”

????“爷爷您也早点睡。”于盼盼回房后就进了空间,在空间里做了两个小时的活,才开始日常的练习。